五险一金兜底为讲台留人才!青岛市老年大学全

  本报1月8日讯这两天,与全市中小学忙着期末考试一样,青岛市老年大学也进入了学期尾声。不过,相比较以往此时忙着补招老师不同,现在的教务处却显得静悄悄,因为这学期没有一位老师“撂挑子”。而这,离不开该校留住人才的系列新举措,尤其是为符合条件的自由职业者身份老师兜底缴纳“五险一金”。

  在刚过去的2019年,首批9位老师已经受益,除了正常的课时费外,每月还可多领一部分基础工资;而且,在新的一年里,享受这种待遇的老师还会增加。

  “以前,随时会有老师提出来,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继续在这里教课了。这样我们就会很被动,要么停课,要么将学员转到其他班级。到了期末,我们更担心这一点。”1月6日,在谈到老年大学教师队伍面临的尴尬时,市老年大学教务处处长周洵感慨道。

  据悉,随着老龄化社会现象的日趋加剧,市老年大学现有学员已超过10000人,但教师队伍并未呈比例增加;相反,由于老年大学老师大都属于临时聘用,而且待遇不高等原因,这支队伍还存在不稳定性,有时“想出去旅游”就能成一位老师离开的理由。而不断招聘老师,就成了周处长和同事们经常要忙的事情。

  这样,时间一长,市老年大学的教师队伍就出现了年龄断档情形。为了弥补一些专业老师的紧缺,甚至出现了“子承父业”或“父子同台”等风景。

  怎么才能留住年富力强的老师呢?为此,市老年大学进行了一系列创新探索。其中,除了提高课时费外,还有一个重要举措,就是为表现出色,学员认可,并有意愿扎根在此奉献的老师,托底缴纳“五险一金”,对方身份也变成了派遣制。

  这些老师大都是社会自由职业者,经过筛选,首批共有9人入围。今年27岁的声乐老师杨仕海,就是其中一位。谈到变化,他感慨地说:“这首先让我有了归属感,有了家的感觉。其次,这确实提高了我们的工资待遇,让青年教师有了更好的保障,可以全身心投入到教学中。”

  据介绍,成为派遣制的老师并非只能在市老年大学上课,他们只要每周完成了规定的课时,平时照样可以开自己的工作室。“我们期待用这种激励机制留住人才,并让老师们成为学科带头人。”周洵说道。

  如此留才方式在全国也属首创。青岛市委老干部局副局长、市老年大学校长王青海表示,老年大学教师队伍的不可持续性,是全国面临的一个难题。“我们所做的派遣制老师模式创新探索,通过为符合条件的老师兜底缴纳‘五险一金’,可以让他们更安心地在这教学,更用心地为老人服务。”

  今年76岁的李崇全已经在市老年大学任教12年了。由于年龄限制,这个学年是他在这里站的最后一班岗了。

  作为钢琴老师,李崇全算是目前老年大学资历最老的一位了。从青岛幼儿师范退休后不久,他就来到市老年大学教钢琴课,这一教就是12年。虽然已经年逾古稀,他仍坚持上课。

  “其实家里人最开始不大同意,因为这里待遇并不是很好,课时费也不高,期间也想过退下来,但我的学生不舍得,他们担心找不到合适的老师。”李崇全说,由于后备教师资源的匮乏,他一直不敢走,凭着对老年教育事业的热爱,一直坚持干了下来,周围却有一波又一波的老师来了又走,当年和他一起来的老师所剩无几。

  除了有年逾古稀仍坚持上课的老师,记者了解到,为弥补教师资源不足,市老年大学还出现了“子承父业”或“父子同台”“母子同台”等风景。

  高篪是市老年大学的书法老师,他的父亲高小岩,是青岛著名书法家,从上世纪80年代市老年大学建校时就在这里教学,但后来由于被派出进行学术访问,就离开了这里。

  为了弥补岗位空缺,高篪后来毅然接过了父亲的教鞭,继续在这里任教。“我那时还在公司上班,由于小时候受父亲耳濡目染的影响,对书法也颇有见解,所以就接替了父亲,每周拿出半天时间去上课,两边兼着。”高篪说,从2001年退休后,他就专门在市老年大学任教了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和全国其他地方老年大学一样,青岛市老年大学在招生方面从来不用愁,因为招生计划年年爆满;不过,教师队伍存在的不可持续问题,却由来已久,且日益凸显,困扰着他们。

  周洵介绍,随着时间的推移,市老年大学教师队伍逐渐出现了年龄断档情形:现有176名老师中,50岁以上的109人,占到56%,60岁以上的则有80人;而40岁以内的年轻教师只有51位,才占到28%。

  那么,是什么原因导致市老年大学出现教师队伍不稳定,面临不可持续性的问题呢?待遇,是始终也绕不开的一个原因。

  “2001年,我的课时费是一小时14元。”今年41岁的贾辉,已经在老年大学做钢琴老师20年了。她说,现在想想以前的课时费等待遇确实很少。和她一起来甚至比她晚来的老师中,有的一开始也充满情怀,但终究熬不过现实,所以后来就选择了离开。现在,贾辉已经成了9名派遣制身份的老师之一。

  “目前,全市甚至全国老年大学的课时费普遍不高,一个课时为2小时,近几年我们的课时费最高涨到了200元,这在全省尚属较高水平,但相对来说还是不高。”市老年大学副校长陈锡来说,过低的课时费是制约老年大学教师后备力量的重要原因。

  此外,陈锡来介绍,随着老年大学规模的不断扩大,学员数量增加,新的学员个性化需求增多,学校也由原来的以跳舞唱歌娱乐为主,向知识型转变,对老师的专业度要求也越来越高。去年学校开设了国学班,“费尽周折从大学的退休老师中招聘了3位国学老师,但老师年龄都很大,最小的62岁,最大的一位76岁。”陈锡来说。

  据悉,为解决这个问题,南方一些城市也做了一定探索。“比如,有的城市由政府出面,出台具体政策,鼓励高校老师走进老年大学,并将高校老师在老年大学的上课课时,等同于平时在高校上课的课时,这就调动了老师的积极性,并解决了老年大学师资匮乏的问题。”陈锡来说道。

  他建议,青岛也可以尝试通过上层设计,将老年大学与各大学合作,让课时不多的老师每周到老年大学进行固定课时的授课,这些课时按照该学校老师的课时算,将优质资源向老年大学倾斜。“另一种方法是,教育部门同意高校老师发展第二职业,通过校校合作的形式,让高校老师作为志愿者来老年大学任教。”陈锡来建议道。

  当然,问题面前,市老年大学并没有等待观望,而是结合青岛实际,做了富有自己特色的创新探索——除了常规的调整课时费标准外,还针对一些老师尤其是年轻老师属于社会自由职业者,没有社保待遇的情形,专门帮他们兜底解决“五险一金”问题。这等于让他们有了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,可以安心在老年大学任教。据悉,此举在全国属于首创。

  记者从市老年大学教务处获悉,2019年,市老年大学共聘任了9位派遣制老师,这些教师大部分为中青年教师。陈锡来说,优秀中青年教师一直是老年大学亟需的资源,但事实是社会并不缺乏专业人才,而毕业后有些自由工作者一般不会进入老年大学,“针对这一现象,我们做了一项创新举措,通过政府购买服务,聘任派遣制老师,给予这些老师基本工资和五险一金,留住优秀的年轻教师。”陈锡来说。

  五险一金兜底为讲台留人才!青岛市老年大学全国首推派遣制聘用模式 首批9位教师获益